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考研 > >正文

药品降价潜规则:部分药品换包装上市价格翻倍_资讯

时间:2018-12-15 来源:河池新闻网
 

  3月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决定,从3月28日起降低162个品种、近1300个剂型规格,主要用于治疗感染和心血管疾病的抗生素和循环系统类药品最高零售价格。这也是国家第27次对药品实施调价。

  近期,有关药品“降价死”的报道又开始见诸报纸、电视、网站等各类媒体,据称青霉素、罗红霉素等人们熟悉的“便宜药”淡出视野……究竟这些药品还有没有?医院、药店还能否买到?

  为此,记者进行了专门的求证。

  真死、假死和半死

  真死:厂家断货下架 假死:换“马甲”重新上市 半死:医生不给开、药店不愿卖

  "降价死’?这种情况在我们公司并不突出。”5月10日,我省医药零售业最大连锁店漱玉平民大药房市场总监李强告诉记者:最近这次降价,开始只有三个厂家生产的8ml:20mg氯霉素滴眼液和10毫克*24片装的多潘立酮分散片(邦能)4个品规;还有一种就是15mg:5ml的氧氟沙星滴眼液,不知什么原因,厂家不愿供货,只好先作下架处理。

  “真正‘死掉’的药品很少,这些年来我能记住的只有一个1克装的头孢曲松。”在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药剂科主任周文的记忆里,仅有这一种属“降价死”。刚上市的价格为30多元/支,先是降到10元左右,最后降到2.8元/支,随后在市场上就再也见不到了。

  “降价死”主要“死”在临床品种上。据李强介绍,近年来,随着零售药店的兴起,医药产销已经分成临床、药店两个主渠道:临床品种只在医院销售,利润高、可“操作”空间大;如果遇到降价,代理人受渠道、利润相对变薄等因素影响,感到不划算了,不做了,这种药随之在医院消失,让国家降价政策“降”不着。

  力诺药业市场营销经理张健认为,前些年的“降价死”多是假死,是换包装、换“马甲”。这在三四年之前比较普遍。老百姓大药房连锁(山东)有限公司采购部部长唐小辉介绍,当时“死掉”的主要是那些实际成分不变,换包装、改剂型、变规格、造新名后重新报价的品种,在当时情况下,只要有变化,就可以换名,就可以提价。很多企业纷纷在创“新药”上做文章:把原来的每瓶100片的大包装,换成每板10片的铝塑装;原来的粉剂改成片剂、针剂、胶囊、缓释片;每片含有效成分150毫克的变为50毫克、1克……药的主要成分及疗效差别不大,可价格一下就翻了十几倍,使原来相对利薄的品种,被动出局。

  也正是这一阶段,我国上演了每年批1万多种“新药”,同一成分“死而复生”、“此死彼生”的闹剧。

  张健认为,随着国家制度的日益完善和操作的规范,现在药品申请换个规格的费用,已经跟申请个新产品相差无几,药号批文成本的提高,换“马甲”越来越难。于是部分药品出现“半死”现象药还在,只是因价格压下来,厂家、终端缺乏主动推广的动力,老百姓很难买得到。

  “青霉素,医院肯定有,明显是不给用,没办法!”刚刚从省直某医院出院的张清明先生,因腿部骨折手术,便“咨询”医生能否给用青霉素,结果输液时挂上的却是价格翻了几十倍的头孢克肟,而且所有病人用的都一样。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药物监测中心郭瑞臣教授认为,对青霉素、红霉素等疗效明确稳定、价廉物美的经典、便宜药,医生不给开、药店推销员利润低不愿卖,病人用不到了,就容易造成“这些药死了”的错觉。其实这些药没死,而且还“活得好好的”。

佛山市最权威的三甲癫痫病医院是哪家gin-bottom:15px;margin-left:0px;padding-top:0px;padding-right:0px;padding-bottom:0px;padding-left:0px;border-top-width:0px;border-right-width:0px;border-bottom-width:0px;border-left-width:0px;border-style:initial;border-color:initial;font-size:14px;line-height:23px;">  大面积“降价死”不会出现

  一种药几十、上百家企业生产,这家企业不做了,还有企业愿做

  “医药生产企业普遍存在的产品同质化现象,注定了药品种类生生死死成常态。”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药剂科主任周文介绍,一种药成百、上千个品规,几十、上百家企业生产,这家企业不做了,那个企业可能由于区位、技术等优势,成本低,还能做得了,还会继续干;再就是我国医药生产企业普遍存在产能过剩、规模小、自主创新能力低的特点,很多企业拥有的批文都是常规品种,没有独家产品,不生产这些品种,没别的可做。在这种现实条件下,企业首选的还是要生存。

  “很多药品即使是目前的定价水平,在生产、流通环节仍有很大的利润空间。”一位业内人士坦言,目前医药定价机制的弊端已开始显现:名义上是统一定价,实际上是企业自行上报成本获批准,其中真实成本多少?水分多少?成本核算并不清楚,一直受公众质疑,而今年我省基本药物统一招标采购中标价格竟然比国家最高限价平均低66.23%的结果,恰恰证实了这一点。

  在济南老百姓大药房解放桥店处方药专柜,记者看到:罗红霉素分散片(150mg*10片)、罗红霉素片(0.15mg*6片),石药集团生产的,柜台上都有,定价分别为7.2元、3.5元,均低于国家最高限价0.3元。唐小辉证实,这些药每天的销售量均高达1600盒以上,而且来的都是些“老主顾”,顾客群很稳定。

  “作为零售终端,只要顾客有需求,我们就经营,就会想方设法满足。”李强认为,零售药店第一位的是货全,只有品种尽可能全,才能最大限度地满足顾客的需求,顾客才会来。尤其最近这次降价的心脏血管类药品,很多顾客,可能从40岁就开始吃,到60岁、70 岁了,还在吃。这部分顾客对药品价格变化非常清楚,往往是一天吃几片、多少钱,都算好了,跟上次买的一对比,价格就一目了然,有时哪怕差1角钱,他们也能感觉得到。对这类产品,药店往往出于营销策略、商品价格体系等考虑,既不敢提价,也不敢轻易断货,甚至是赔钱也得卖。

  价格只是顾客选择某种药品的因素之一,另外还有品牌、用药习惯、医生引导等,原因很多。李强认为,药店要的是平均利润率,绝不愿意因为某一个品种赔点钱,而轻易停掉,换来“货不全”的印象,影响了商誉。店面大、货全、便宜已成为各大医药零售企业的追逐目标。

  死的原因不仅仅是降价

  研发、生产、流通、使用,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可能买不到药

  李强认为,有些品种即使没了,也不单是降价的原因,药厂产品目录调整、经销商更替、供货渠道不畅、厂家没有全国铺货的能力等原因,都会导致一些药买不到,也是正常现象。最近这次抗生素、心脑血管类药品,降价幅度大,涉及品种多、面广,但90%以上的品种都仍在经营,没有下架。

  简单地把一些药品的退市,归因于国家发改委的价格调整,有些过于绝对化、勉强。省千佛山医院药剂科主任苏乐群认为,研发、生产、流通、使用,一种药品到达患者手中要经过多个环节,受多种因素影响,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可能导致患者买不到药。价格是一个重要的方面,但不是惟一决定因素。

  如近年来,受原材料、能源、人力成本都有大幅度提高影响,一些企业的产品价格与生产成本的“倒挂”,造成采购困难、缺货、断货的问题,但这是正常的市场反应,而不应简单地归结成“降价死”。

  “任何产品要有个合理的价位,药价虚高不正常,但便宜药继续便宜也意义不大。”省立医院内科主任王荣认为吉林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一盒药的价格从300元,降到200元,有价值;如果从0.1元降到0.05元,尽管降价幅度比前者都高,却没有多大必要。

  据王荣介绍,原来1元左右100片、口服的硫咗嘌呤、氟喃妥因现在已经很难买到,常用利尿剂氨苯喋啶药房里已经没有,在患者强烈要求下,医院象征性地采购了几瓶,再也接续不上。

  王荣呼吁,价格的调节,政府要适度,管理手段应该细化,要维持一些产品的合理价位,让生产企业干得着,以保证质量、持续供应,而不可过度干预。不然,企业没了积极性,都去干那些挣钱多的了,一些便宜药品就会买不到。真正便宜、好用的药没了,或者保证不了,真正虚高的药品价格,就未必能限得下来。

  郭瑞臣认为,企业维持正常运行,必须有合理的利润空间,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企业的发展和积累,单方面要把企业利润压到很低,完全不合适,只有保证各方合理的利润空间,才能防止经典药、廉价药的消失。

  对青霉素、红霉素等便宜、必用、疗效好的基本经典药品,必须跟目前的疫苗生产体制一样,在严格核定生产成本后,政府指令性生产,统一渠道销售,确保百姓用上便宜药。

  解开死结,让百姓得实惠

  必须采取综合配套措施,使整体药价回归到合理价位

  “这么多次降价,没降到点上。”郭瑞臣直言,降价的初衷是好的,是希望通过降价让群众得实惠,可一种药品要经过研发、生产、销售、使用等多个环节,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患者就可能用不上,这个过程必须综合考虑,单纯从最末端使劲,就很难达到预期效果。

  有些药品一降价,药厂不愿意产,医生不愿意开,药店不愿意卖了,所以,仅靠打压整个链条上的其中一环,势必造成链条断裂,最终病人还是得不到实惠。

  同一品种药物成份,规格、剂型、厂家太多又常使降价成“空降”。郭瑞臣认为,一种药成百上千个批号,降价50个、100个,每次降价,都要统计多少个品规、百姓得到多少实惠,没有考虑到降价后,可能卖的就不再是这个品规,百姓最终还是难得实惠。

  “国家有关部门正试图用基药招标的办法来对真实药价进行‘探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称,单纯靠降价来控制药价虚高和医疗费用的过快上涨,已经难见明显成效,而必须采取综合配套措施,才能解开这一“死结”。

  如何统筹兼顾、综合治理,从体制机制上理顺药品、药价管理体系,已是一个不容回避的课题。

  首先,进口药、国产药定价的双重机制问题不合理。郭瑞臣呼吁,当前机制下,进口合资药“单独定价”、国产药“统一定价”的两种企业待遇,不仅已经不符合当前我国医药产业的发展水平,而且也使降价面临“高价药动不着,常用的廉价药、经典药却要降死”的局面。布罗芬、芬必得主要成份、原料是一样的,却因“出身”不同,而价格迥异。一降价,把国产药、廉价药给控制了,而进口药、合资药却热了,甚至出现“‘降价死’催生洋药热”、“三甲医院不用国产药”的怪象。

  其次,必须从根本上拔断“以药养医”的体制。十几年来的医院经营运转、医疗市场化,已经培植起了一条完全畸形的医药供应链,哪一方的利益达不到预期值,就会出现问题。在一些三甲医院,甚至出现要“熟人、走后门才能用上便宜药”的现象。医疗机构逐利,医生道德滑坡,凭借其技术垄断、信息不对称优势,开好药、贵药、特价药以及拿回扣等顽疾亟待破解。

女性癫痫的早期症状:0px;margin-bottom:15px;margin-left:0px;padding-top:0px;padding-right:0px;padding-bottom:0px;padding-left:0px;border-top-width:0px;border-right-width:0px;border-bottom-width:0px;border-left-width:0px;border-style:initial;border-color:initial;font-size:14px;line-height:23px;">  一位业内人士举例说,就像人吃饭一样,单纯降低馒头、大米的价格,而蔬菜、肉、蛋、奶等副食品的价格却管不住,居民的生活成本还是降不下来。

  只有统筹整个药品、药价管理体系,使整体药价回归到合理价位,老百姓才能真正得到实惠。

  -相关链接

  药品27次调价历程 (1998—2011年)

  第1次,1998年5月21日,放开维生素C、诺氟沙星、环丙沙星、氧氟沙星等4种药品价格。

  第2次,1998年12月11日,对青霉素钠盐粉针实行政府指导价格。

  第3次,2000年10月26日,调整氨苄青霉素和羟氨苄青霉素口服制剂等部分中管国产药品零售价格。

  第4次,2000年11月21日,按照药品通用名称提出乙类药品的零售价格指导意见。

  第5次,2001年4月19日,公布了阿莫西林等69种抗感染类药品价格。

  第6次,2001年12月12日,公布383种药品最高零售价格,降价金额约30亿元。

  第7次,2001年12月15日,制定了30种抗感染类药品定价方案。

  第8次,2001年12月15日,制定了4种抗感染类药品补充剂型规格的价格。

  第9次,2002年5月24日,公布262种药品补充剂型规格价格。

  第10次,2002年9月24日,调整制定盐酸布桂嗪等4种麻醉药品和一类精神药品的价格。

  第11次,2002年12月10日,制定了阿司匹林等24种药品单独定价方案。

治疗癫痫病的药物哪些好m-width:0px;border-left-width:0px;border-style:initial;border-color:initial;font-size:14px;line-height:23px;">  第12次,2002年12月12日,公布了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内最后一批西药的最高零售价格。

  第13次,2003年9月19日,公布了107种国家医疗保险药品目录中的中成药价格。

  第14次,2004年5月31日,降低包括阿莫西林等共24个品种药品价格。

  第15次,2004年7月15日,制定了18种药品的单独定价方案。

  第16次,2005年4月15日,调整卡介苗等部分计划免疫药品的含税出厂价格。

  第17次,2005年9月28日,降低22种药品的最高零售价格。

  第18次,2006年6月5日,降低67种抗肿瘤药品的零售价格。

  第19次,2006年8月28日,对青霉素等99种抗微生物药品的零售价进行调整。

  第20次,2006年11月20日,对华蟾素注射液等32种中成药肿瘤用药实行最高零售价。

  第21次,2007年1月26日,对354种药品执行最高零售价格。

  第22次,2007年3月15日,对278种中成药内科用药的零售价格进行调整。

  第23次,2007年4月16日,制定追风透骨片等188种中成药最高零售价。

  第24次,2007年5月15月,制定吡喹酮等260种药品最高零售价。

  第25次,2007年12月29日,对包括粘菌素、利福平等26种药品的47个剂型规格的价格进行了调整。

  第26次,2010年12月12日,降低了48个通用名,174个品规单独定价药品最高零售价格。

  第27次,2011年3月28日,下调162个品种近1300个剂型规格的药品价格。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